“小问题我们包过

类别:情侣型套房    发布时间:2019-02-05 12:37    浏览:

  汽车年检制度是为了保障安全而设置的,但目前看来,在一些地方年检却变成负担,“年检难”大概是所有私家车主们的共同感受,排长队、手续多、成本高,甚至还催生出一条代客检车的灰色产业链条。针对这些问题,省政协委员们道出车主心声,建议延长新车年检时间和每次年检之间的间隔。

  市民戴先生是一名私家车主,说到年检问题,他连连摇头,“我的第一辆车是一辆上世纪90年代的英格尔,买的时候车龄10多年了,车本身没什么问题,但年检就是会被各种为难,最后只能找中介搞定。后来换了新车,都进行定期保养,但是两年之后照样要加入年检大潮,费心费力。今年检车我实在是记忆深刻啊,先是周末去某检站,结果人家不上班,只好工作日向单位请假去排长队,好不容易排到发现交强险过期,跑了3趟才办妥,太崩溃了。”

  这样的周折很多人都遇到过,而检车难还催生了一个代客检车的“一条龙”灰色链条。小陈(化名)和朋友长期活跃在虹桥附近代客检车,他告诉记者,现在的检车行情是,10年以上私家车一口价400元包过,10年以内的300元,“小问题我们包过,大问题还要根据情况协商价格,这些都没有任何收据发票提供。”

  对于闹心的机动车年检问题,省政协委员、省质监局副局长陈百炼表示,机动车年检是出于安全考虑,完全取消年检是不行的,但是可以考虑适当延长年检间隔时间,“我也在滇池路上看到过排长队检车的情况,确实比较费时。”

  他表示,比如私家车新车可以3年之后再进行年检,之后间隔一年检测一次,10万公里以上的车辆再每年进行年检,“质监局也管汽车质量,所以我觉得检审还是必要的,这也是对自己负责任,因为长时间不检车可能会有零件的松动,加上私家车主自己不专业,可能有安全隐患。”

  “现在美国和加拿大机动车检审大概是5年一次,驾驶执照10年检审一次。”省政协委员、星耀集团董事长颜语表示,现在年检每年折腾一次,一次至少是一天,不仅耽误时间,还催生了腐败和中介。

  颜语认为,机动车肇事,修复后可以通过检审才能上路,这些在现代科技下都可以实现,“新车则可以拉长年检时间,5年以内的车不需要每年检审,车龄5年或者10年之后的车年检间隔可适当缩短。”

  作家郑渊洁此前在微博上算了一笔账,并称仅年检车灯的不合格一项就能为北京机动车检车场“创收”253万元。也因此引发了汽车年检应不应该取消的讨论。

  北京市政协委员、财经出版社培训中心主任安建军也建议把汽车的行驶公里数作为车辆检测的标准,每行驶5万公里须进行一次强制检测。他认为,市民不仅对检测场的服务和收费有很多质疑,还认为目前的车辆检测存在“走过场”的现象,并不能检测出车辆存在的质量问题。(杨抒燕)